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单田芳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在磨练中成长  

2006-08-14 15:01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养母一病不起,生活每况愈下,老牛家始终摆脱不了穷的阴影。没过几天,养母病故了!牛根生披麻戴孝,在众亲友的帮助下处理了丧事,按说这是很大的不幸,牛根生却不然,他对我说:“这下可把我乐坏了。”当家里没人的时候,牛根生使劲喊了几嗓子:“太好了、太棒了,这下可没人管我了。”他还在炕上打了个滚儿,靠着墙拿了个大顶,乐得简直发了疯,牛根生还对我说:“现在回忆起这些事情,对自己当时的做法和想法又气又恨,简直太荒唐太无知了。”牛根生还对我说:“母爱是最伟大的,但凡是事业有成的人,他们几乎都有一个伟大的母亲。养母对我是严厉的,但是她是造就我成人的奠基石,至到如今,他还在或多或少的指导着我的思想和行动。”我以为牛根生说得很有道理,像历史上孟母三迁、岳母刺字才造就了孟子和岳飞这样两个了不起的人。哪知牛根生好景不长,自由了还不到100天,养父续娶了,这个继母还带着一个比牛根生大三个月的男孩儿,这下牛根生开始倒霉了,真掉进后娘手里了。这位继母心胸狭小、脾气暴噪、视财如命、吝啬的惊人,同时还容不得旁人,因此过得门来,牛根生就成了她的眼中钉肉中刺势必除之而后快,他给牛根生规定了干这个、干那个,所有的苦力活几乎全推给牛根生了,稍有不顺,非打即骂,如吃饭:有订量,多一点也不给吃;穿衣服必须得穿破旧的,连一件新衣服也不给做。她带来那个儿子却成了小皇帝随便吃喝、来去自由、无所事事。最使牛根生不解的是养父有点变态,他把家里的事全交给了继母,一推二六五啥也不管,他还把养母留下的那点钱挥霍一空,每天醒了不醉、醉了不醒、饭馆出、饭馆进、兜里揣着好烟卷、身上背着照相机有时还到歌厅消遣一番,对牛根生毫不关心。可想而知,牛根生过的是啥日子。二年后,父亲病了,上不了班就在家中休养,由于营养不良、医疗条件有限,病情日渐严重,继母根本不闻不问,整天哭丧着脸出来进去的嘟囔:“我怎么那么倒霉,掉进牛圈里了,还不如当初嫁给前街的马大牙了。”牧场领导考虑到牛家的困难特派了一个年轻的小工人来护理父亲,可是养父的脾气还挺大,稍不顺心就骂人家还往人家脸上吐口水,不到几天就把人家骂跑了。自然服侍养父的事全都落到牛根生身上了,牛根生给他喂水喂饭、端屎倒尿、按摩捶腿、洗澡等。而这些还在继母的严厉监督下进行着。

突然有一天,当乡长的那位三叔来看望大哥,坐了一会儿,他把牛根生领到街上问他:“你不饿不饿?”牛根生:“饿。”三叔把他领到一家回民饭馆要了三碗兰州抻面,三叔还要了一瓶啤酒、一碟花生米。啤酒刚倒进杯里还没等喝呢,那三碗兰州抻面就被牛根生狼吞虎咽的吃光了,三叔摇摇头只好又要了三碗。一瓶啤酒下肚,三叔有点喝醉了有意无意之间道出了牛根生的身世,当牛根生听说自己姓秦不姓牛,他是被五十块钱卖给老牛家的真好象是晴天霹雳刀扎肺腑,哇的一声把面条又都吐出来了。三叔解劝了半天,牛根生才止住悲声。三叔说:“唉!你得体量你的生父生母啊!他们这也是实在没有办法的办法啊。要不是把你卖给老牛家,你能活到今天?”他又问牛根生:“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吗?”牛根生摇摇头,三叔说:“我看你父亲活不了几天了,如果你愿意认祖归宗,我可以把你送回老秦家去。”牛根生考虑了一下回答说:“我不回去,因为我混成了这个德行,有什么脸面去见我的生父生母,等将来混出来个样再说吧。再说我父亲还没死,我不能刺激他。还有老牛家有恩于我,把我抚养成人,我哪能说走就走呢!”三叔点点头说:“好孩子,你真是个有心人。”

不久,养父去世了,牛根生照样披麻戴孝把养父埋葬了。牧扬为了照顾他家的生活,按照规定牛根生接了父亲的班,每月工资十八元。那年他只有十八岁,几天后,继母把他叫到眼前板着脸对他说:“你爹也死了,今后这日子咋过吧?”牛根生问:“您说呢?听您的。”继母说:“你要想搬出去是最好,我嫁给的是你爹,这所有的东西是我的,你给我净身出户。”牛根生一听傻了:“妈,我上哪儿去住啊?”继母说:“你要想在家里住,你就得负责养活我,把你工资的一半交给我。限你明天一早给我答复。”这天晚上牛根生几乎通宵未眠,咋办?咋办?走吧,没有地方安身,留下吧还得把一半工资给继母,手中一个月的生活费剩九块钱,按当时的社会最低生活标准是十二块钱,九块钱咋活啊?万般无奈,还是决定留下来。从此牛根生起早贪黑的到牧场去工作,每月领下来的钱准时地交给继母一半。旁的不说,光这吃饭就是大问题,牛根生身高体壮,又是在发育的时候,特别能吃,可是杯水车薪,咋样解决啊?在最困难的时候他一天只吃一顿饭,饿得他两腿发软眼前发黑。幸好他交了一个好朋友,是前街一个姓申的一个同学,隔三差五的帮助他。说起来这也是个缘份,他俩既是同学又是邻居,关系十分要好,因为姓申的同学性情懦弱,总挨欺负。牛根生每次都拔刀相助所以就成了好朋友。姓申的同学家庭条件比牛根生强很多,父母都在医院工作,挣现钱拿高工资所以吃喝不愁,姓申的同学还有一个妹妹,叫申淑香,也是牛根生同校不同班的同学。牛根生常到他家里去串门,一来二去,牛根生和申淑香也就处熟了,开始的时候,淑香主动给牛根生端来吃的叫他吃,牛根生总是不好意思接受,时间久了也就不见外了,淑香再给他拿吃的时,他就狼吞虎咽、一扫而光。有时还对申淑香说:“再有剩饭剩菜,多给我留点。我这肠子、肚子老给我提意见。”年轻人在一起有说有笑、谈天说地、讲古论今,好不快乐,这是牛根生感觉到最幸福的日子。开始时三个人在一起说笑,之后牛根生总觉得淑香的哥哥碍事,他不掺与才好呢,淑香也有同感,淑香的哥也很懂事,有时候借口干这借口干那,就把他俩留在屋里自己走了。这时的牛根生和申淑香都是成年了,彼此之间已经产生好感。前文书说过牛根生是个天才的讲演家,比说书的还能说,他把养母给他讲的那些经典故事,经过加工之后又讲给淑香听,更加博得了淑香的芳心,申淑香是个很俊美的女子,五官清秀、落落大方还有一颗善良的心。两颗年轻的心碰撞到了一起自然就产生了火花。在那段时间牛根生失眠了,一闭上眼睛淑香的影子在眼前晃动,他下定决心要娶淑香为妻。这一天他鼓足了勇气来到淑香家,淑香的父母都上班了不在家,淑香的哥哥也不在,牛根生鼓足了最大的勇气对淑香说::“淑香我想娶你,你愿意吗?”淑香听后涨红了脸,把身子背了过去一句话也没说,这时牛根生慌了手脚,心说坏了,人家这是不愿意啊。他赶紧解释说:“淑香别生气,你不愿意就拉倒,只当我没说。”说罢,牛根生转身就走。当时那种感觉别提多难受了。当他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时候,淑香突然转过身子对牛根生说:“你走啥,人家也没说不愿意啊!”从此两人私定终身达成了默契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