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单田芳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往事随笔——童年趣事  

2012-02-26 20:32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  5  )冰湖遇险

 

   1943年冬,我刚九周岁,读到小学二年级。当时伪满和小日本政局不稳,美国飞机不断轰炸沈阳。我们家从防空壕里钻出钻入,谁也说不好炸弹是否落到自己的头上?我父母怕一家人在一起被炸弹“端了窝”,就利用没空袭的时候把我和我奶奶还有我大妹,送到农村去住一段时间。

   记得那天很冷,我们三口坐上事先雇好的马车,又带了简单的用品和衣物,全家人洒泪分别,临行时父亲主动给了我五块钱。天呐!我激动坏了,五块钱的一张整票啊!自从我会花钱始,从来兜里就没揣过五块钱!与此同时来接我们去农村的石来明先生也给了我两块钱。嘿,发笔小财!原本背景离乡的酸楚和恐惧,被到手的七元钱一扫而光。

    石来明先生也是说书艺人,为人厚道老实,然而艺术一般,在市场里混不出饭来只好到农村去摸干(到农村流动演出)。之后,他把家也搬到农村去定居,地点就是沈阳郊区的“红屯”,这次我们就是去那个屯。

     在沈阳的哪个方位我说不清了,现在改没改名,属于哪管辖我全然不知。我也曾在沈询问过很多老人,他们全不清楚;但也有人说,是否是林盛堡?那个地方离沈很近,有个矿叫红阳(音)这个解释也不尽人意。

    不多说了,还是回到故事里来吧。我们坐着马车顶着寒风,缓缓地离开市区进人茫茫的雪原中。奶奶用毛毯将我裹得紧紧的生怕冻着我。走了好长好长时间也没到地方。我心中有点起急:“石舅舅,还有多远呐?”(我称呼石来明为舅舅)石坐在马车的前边和赶车的老板儿并肩指引者方向。听我这么一问,他把脖子上厚厚的围巾扒开,转回身对我说:“快到了,你看看就在前边,连房子都看见了。”

   我拔着脖子往前一看可不是吗!一排排的房子,有的房子烟囱里还冒着烟。

    马车又走了一会儿终于进了红屯,停在一所大院门前。石舅舅先跳下车,跑进屋先招呼人:“到了,客人到了!”不一会儿石舅舅的媳妇、两个女儿都出来了,后边还跟着一帮看热闹的。

   石舅妈和小姨们最热情了,她们搀着我奶奶,又把我和妹妹抱下车,一阵风似的进了屋。当时顿觉一股热气扑面而来,那感觉别提多舒服了。

   小姨把我抱到热炕上挨着奶奶盘腿坐下,又把外衣盖在我的腿上说:“冻坏了吧?”奶奶认识她,对我说:“快叫舅母,小姨、老姨。”我依次打了招呼。小姨随手塞给我一捧爆米花,笑着说:“吃吧,自己嘣的又脆又香,可好吃了。”我吃了几粒确实好吃。

   这时石舅舅从外面拎着包走进屋,一边放下包一边问妻子:“包饺子了没?”石舅妈回答:“早就包好了,在外面冻着呢。” “那小心猫。”“你放心吧,这个还用你告诉我?”

    奶奶和石舅舅一家聊起来了,我没注意听。我眼睛只顾四周张望,然后落在陌生的环境中。啊?好大的房间,好大的炕啊!还是对面大炕;中间是过道,每铺炕都能睡二十几口人,过道能有三米宽。到了晚上我才弄明白,在这大屋子里共住着六户人家,也就是说每铺炕住着三户;户与户之间都用草帘子或被面隔开;墙上挂的东西很凌乱,过道上猫狗乱窜。我发现那些陌生人都冲着我们呲牙笑。住久了我才知道,他们都是地主的佃户和贫雇农,他们根本没有自己的房产地业,才搬到一起“伙居”,租金不贵六家分摊;大院也是六家分用,养猪、养鸡、养鸭各有领地。六家表面相处的比较和谐,心里怎么想的不知道。

     一群好奇的小伙伴拥进来足有十几个,他们形态各异的盯着我。“你叫啥?”“我叫啥?”“你几岁了......?”一会儿工夫我们就混熟了。他们邀我出去玩儿,我痛快的答应了。小姨帮我穿鞋戴帽系围巾,又把她的棉手闷子(棉手套)给我戴上。舅妈嘱咐说:“快吃饺子了,玩一会儿就回来啊”。石舅舅告诉小朋友们:“这是城里来的我外甥,你们可不许欺负他。”接着又说:“就玩一会儿啊,千万别去西大坑!那有冰窟窿,记住没?”

   小孩们点头答应,我心里好奇:啥叫西大坑,为啥还有冰窟窿?出了院子来到街上,这回我才看清楚原来这个红屯不大,就三排房子,还有几户零散人家,顶多也就一百多口人,就一条街。靠街口有个杂货铺,我们先到那里转了一圈,里面的货还挺全。离开杂货铺他们领我在屯子口转了一会儿。我问:“ 西大坑在哪?”小伙伴们说:“在西边,可好玩啦!”

    我说:“那咱们去看看咋样?”小伙伴们异口同声全同意,就这样我们背着大人来到了西大坑。说大坑就是一个大水泡子,冬天结冰变成了天然的大滑冰场。这里的孩子们夏天洗澡游泳、捞鱼抄虾;冬天在这滑冰、滑冰车等冰上运动;还有人用三棱冰镩把冰穿透捞鱼,方才说的冰窟窿就是这样形成的!危险的是被穿透的冰洞没有“盖子”,天寒地冻表面又结了一层薄冰,再被雪一覆盖谁也看不出来。倘若不小心一脚踏上去肯定会掉进去。要无人相救,或落水后顶了“锅盖”(头顶到冰上)就必死无疑了。

    我当时一股劲的想玩儿,感觉又新鲜有刺激。其中有个孩子回家取来冰车,只见他盘腿往上一坐,两只手各攥一个木杆用力一撑,冰车其快如飞瞬间能滑出十几米或几十米!他在冰车上任意驰骋,随心所欲,我看得两眼发直,羡慕的不得了。小伙伴可能看出了我的心思,把冰车滑到我面前停住了,对我说:“你上来试一试,可好玩了。”  我说:“我也不会呀?”“好学,滑一会就会了。”

   我鼓起勇气学着他那样子坐上冰车,抄起两个支棍,小伙伴问我坐好了没有?我点了点头,他在我后背上推了一把。冰车“嗖”的冲出好几米。我借力使力,双手猛的往冰雪上一支“车"的速度加快了,那真是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!一会儿我就学会了,他们为我叫好。天那么冷,风那么大,我全不在意。后来滑的通身发热。

   眼看暮色苍茫天要黑下来了,小伙伴在坑边喊我回家吃饭了。那时,我玩的正在兴头上,就跟他们说:“你们去吃吧,我再玩一会儿”。小伙伴们果然实在,一哄而散各自回家。

  偌大的“滑冰场”内空荡荡的只剩下我一个人,我不管这些还是一个劲的滑呀滑,一会儿滑到西大坑的一角。冰雪上露出许多芦苇梢,下部冻在雪里,雪上还有三寸多长一片连着一片。我一看这地方不能通畅,想调转方向往回滑,结果刚一调头大祸发生了。就听见我屁股下面“咔、咔!”两声,薄冰裂开了我连冰车带人掉进了冰窟窿!(未完) 

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59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